鸟居囚人

个人撒泼打滚的地方,关注请谨慎

胸口是个洞

一个星期前一时冲动从学校后门捡回一只眼睛完全被眼屎盖住了的,病怏怏的小奶猫。那时候我还以为它瞎了,站在路边就吓哭了。它叫都叫不出来 医生说它可能有猫瘟活不下去 但是看它现在活力满满的样子 我觉得弄死它都很难。

打针,驱虫,因为太小还不能洗澡,它身上还是一股子酸臭味。我抱它还得穿着没洗过的旧外套。因为它又脏又臭所以取名叫垃圾,谐音lucky 。因为我希望它能够一直幸运。幸运到它离世的那一天为止。

总之发生了很多。我没有条件养它,四线小破城市也找不到能正经地领养猫的人。我不知道能养它到什么时候,也不知道它的未来到底会怎么样。我甚至连自己的未来都把握不住。

压抑了很久,没有可以尽心倾诉的人。我不觉得养猫是件开心的事情,反而是一件非常累非常槽心的事情。我太羡慕那些喜欢猫而且把猫养的那么好的人了,我做不到。我抱着它的时候不敢享受撸猫,我满脑子都是它离开我后在风中瑟瑟发抖的样子,或者是我为了照顾它拼命凑生活费跑医院挨医生白眼的样子。我为什么要给自己揽回一个担负不了的责任?它是一条命啊。带回家来却照顾不好它,你能负责吗?可是你不带它回来,第二天在原地看到了它冰凉的尸体,你又会有什么样的心情呢?然后鼻子一酸就会哭。

能确定的事情只有一个,明天早上的垃圾一定又会糊了自己一身的屎,被我从箱子里放出来后,颠儿颠儿地跑来蹭蹭要吃的要喝的要抱抱吧。

希望明天也是一切顺利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