鸟居囚人

个人撒泼打滚的地方,关注请谨慎

胸口是个洞

【刀剑乙女向】【大俱利伽罗】[梨。]

刀剑乱舞的乙女向脑洞。

不像微小说,没啥逻辑。写着玩玩。

大俱利伽罗和我家的幼女婶婶的故事。设定是幼婶被伊达组的三人尊重并宠爱着。

以上:)









>>>
大俱利伽罗靠在门框上小憩。
本丸的院子里,年幼的审神者正在和其他两位刀剑男士烤红薯。
“小主人,这个最大的是要给大俱利伽罗吗?”
“不不不不……不是的啦!”
他睁眼看向那个小小的身影。

>>>
“初次见面,我叫鸟居梨衣。从今天开始还请多指教了呀。”
三把刀剑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个不到十岁的幼女。
审神者抬起头,露出天真烂漫的笑容。
鹤丸国永。烛台切光忠。大俱利伽罗。
本丸内知道审神者真容的刀剑只有他们三个。

>>>
“我们开动啦!”
大厅里的刀剑们吵嚷着开始了午餐。
大俱利伽罗端着饭菜向审神者的房间走去。

>>>
他听见了她每天都在唱的歌。
轻轻打开拉门,她坐在榻榻米上玩着手鞠球。
“吃饭吧。”
她转过头,对他灿然一笑。
“嗯,谢谢你!”

>>>
她从不出面亲自见任何刀剑,宴会也好饭席也好。
刀剑们都表示理解,不影响本丸的日常运行,审神者有点个性不是坏事。
“你为什么不愿意露面?”
只剩下他和少数短刀没有远征了。他问坐在门口晒太阳翻花绳的她。
她手指故意松了一下,绳子从她的手中掉落。
“是秘密哦。”
她没有抬头看他。

>>>
光忠和鹤丸都很宠她。
给她准备爱吃的甜点,带她在本丸周围游玩,堆起高高的落叶和她一起烤红薯。
鹤丸帮她剥开热气腾腾的红薯,她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口,吃得心满意足。
她突然站起身,跑到坐在房间门口的他面前。
“来,很好吃哦!”
她递给他一个很大的红薯,嘴角还粘着金黄色的红薯肉,笑得很开心。
他抬头看她,她的眼睛像一片星空。

>>>
出阵前。
“光忠,拜拜。”
“鹤丸,拜拜。”
她转头看向他,两只小小的拳头举在胸前。
“加油哦!”

>>>
他拿到了誉。
她惊喜地跑到他面前,像小动物一样兴奋地绕着他。
“恭喜呀,大俱利伽罗!”
她挥挥手示意他蹲下,上前去摸了摸他的头。
“……嗯。”

>>>
手入室里。
他的背上有很长的伤口。
“痛痛都飞走吧,痛痛都飞走吧。”
她小心翼翼地为他进行手入,小声地念着。

>>>
深夜。
她做了噩梦,眼泪朦胧地抱着枕头走在没有人的走廊上。
“喂。”
她被吓得一个激灵,转过头看见穿着睡袍的他。
努力地不哭出声,她扑过去埋进他的怀里。

>>>
“好点了吗?”
他索性坐在了地上,任她把眼泪鼻涕抹在自己衣服上。
她抬起头,小脸上写满了惶恐和委屈。
“求求里,胡要肘……”
“……”

>>>
他坐在旁边静静地看着好不容易睡着的她。
他一只手给她擦去脸上的眼泪。
而另一只手则被她用力地握住。

>>>
第二天一切照常。
她照旧窝在房间里写大字。
“要出去转转吗?”
她惊讶地看着别开目光的他。
“……外面太阳很好的。”

>>>
他和她一前一后地走在院子里。
沉默无言带来的是无声的尴尬。
“你昨晚,梦见了什么?”
她打了个激灵,低下了头。
“梦见了大家,还有你,都不要我了。”

>>>
她梦见她的刀剑们选择了历史修正道路。
他的眼神那么冷,手中的剑直指她。
“不要丢下我啊,大俱利伽罗……!”
梦里的她和醒来看见他的她都哭得撕心裂肺。

>>>
“我不会那么做的。”
他蹲下身来揉乱了她的头发。
“丢下你,我会恨自己的。”
她第一次看见他眼神那么认真地和自己对视。

>>>
“大俱利伽罗,是个很温柔的人啊。”
她下意识地说着。
他一愣。
“啊啊…不是的不是的?!我是说…”
她慌忙地想解释时反被撩起刘海亲吻了额头。

>>>
“你回来啦小主人。怎么了?脸好红哟。”
躺在走廊上打盹的鹤丸睁开眼睛疑惑地看着她。
“鹤丸。”
“唔嗯?”
她坐下来,脸红得像熟透了的苹果。

>>>
“鹤丸,我好像,生病了。”
大俱利伽罗驻足在门后,偶然听见了年幼的主人的倾诉声。
“看见大俱利伽罗,就会脑袋变空体温上升的病。”







TBC…?

评论(2)

热度(8)